Category Archives: 隨筆心得

曠野中的詩~(末語)

在這段期間,可拉後裔的詩,給予自己莫大的安慰和提醒。於是,閱讀了許多相關的書籍,除了對這些詩篇有更深地經歷認識,也間接地明白這些詩篇所給予自己生命中成長的幫助。可拉後裔的詩篇在整卷詩篇中,乃為:第42,43,44,45,56,57,48,49,84,85,87,以及第88篇。除了第88篇特別由希幔所寫之外,其餘地皆為可拉後裔所著。在閱讀的書籍中,有位屬靈前輩分享,“可拉後裔的詩前一段(詩篇42到49)如同描述十字架與個人的關係,也就是一個基督徒在主裡面的個人生活,後一段(詩篇84到88)乃是十字架與教會的關係,也就是基督徒的教會生活”(摘自“可拉的後裔”,陳希曾著)他這樣的分享,再就自己所經歷的,非常貼切!特別,何為十字架與個人的關係,特別是,十字架與教會肢體生活有更深層的體會!

十字架,不僅只是指主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流血捨命釘死在十字架,死而復活的經歷,也是每一個信主重生的基督徒,必經的一個歷程。沒有任何捷徑可以直接到復活的生命,若沒有經歷過死,無法明白重生復活的新生命!這樣死的經歷,除了是向著罪死去,更是針對自己應有的權利,情緒的認知,一個非常痛苦地切割過程!一個舊有的人,若沒有經過認罪,十字架在生命中的煉淨,其實還是以個人的權利,個人的情緒,個人的喜愛,個人的能力為中心和根基。當我們與十字架有了緊密的連結,那麼所有屬乎個人的一切,所有能安慰個人滿足個人的一切,都必須全然脫去,單單以主耶穌基督為中心!必須承認,對我而言,是個痛苦的學習!在這樣的交戰中,多少時候失去了焦點,失足離開了主耶穌!回頭翻閱自己的手記,這天,自己在個人手札裡如此寫下:“三年又十個月已經過去,好像當時牧師所發出的電郵,時而出現時而隱藏,若如昨夜之事。面對先生長期傷痛憤怒的情緒,周遭人一個個離開,自己的心情起伏,對 神的信心,搖擺不定。每次一陷入深坑幽谷,就知道自己又陷入了網羅,趕緊回頭到十字架面前,思想默念耶穌基督為我捨命的愛及所賜下的新生命,慢慢地再從死蔭幽谷,跟著光的指引一步步走出。但是,沒多久,又陷入網羅,然後再從另一個幽谷慢慢爬出來。主啊!這樣的歷程,要如何才能結束?這樣高山低谷的路途,什麼時候才有休息寬闊之地?在人的善惡之間,實在找不到憐憫和恩典!而在人的對錯之中,沒有何謂公義和審判!因為,恩典與憐憫是從 神而來!公義和審判是在 神的手中!主啊!我繼續等候,也持續住在祢裡面,仰望十字架!”

雖然這是一天的摘記,但是這樣的光景,其實充滿在過去每一天的日子裡!

同時,就此事件,也讓自己有機會檢視,過去與弟兄姐妹的交通,是否與十字架有所聯結?還是,只是倚著個人的感情來建立弟兄姐妹之間的肢體生活?肢體生活中,若不是以十字架為中心,而是以人的情感為架構,那麼最終是成為人的愛為基礎,而不是行走在真理的道路中!人的愛,豈有恆久忍耐?恆久包容?人的愛,豈能造就醫治生命?豈能成為世界的光與鹽?沒有了十字架,就忘了主的愛!不是以十字架為中心,那麼就是在舊人裡的罪裡面!不僅是弟兄姐妹,也包括牧者與羊群的生活,還有個人在教會中服事的生活!牧者若沒有活在十字架的愛中,豈會願意為弟兄捨命?放下自己的利益權利,纏裹照顧受傷的羊群?若服事是以自己的能力喜愛而行,那麼這樣的果效是屬於自己的?還是服事主?羊群四散,是因為罪!那麼,這罪是因為十字架不再是一切的中心!個人遠離了十字架,教會也不是以十字架為中心!

主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的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馬太16:25-26)

~*~

這是一篇很長的曠野中的札記,如同一首漫長的詩歌!這詩歌,有多少的淚水織成,有多少失敗的足跡,但那寶貴的十字架,是成為一切的中心!不論是有哀傷埋怨,有失敗絕望,有喜樂讚美,全都環繞在十字架一旁!我仍然在這曠野中,這詩歌,還未結束!我持續等候,直到 神親自為我寫下這詩歌的句點!

在曠野中的詩~(序曲)

今天,是帶著敬畏嚴肅的心情,寫下這篇冗長的靈修生活日記。而,可拉後裔的幾首詩篇似乎成為這段生活日記最貼切的呼應。在過去這幾年中,可拉後裔的詩篇成了在困境中 神給予安慰的詩;可拉後裔所寫的字句內容也常常成了自己流淚向 神禱告的言語。

~*~

已經三年又六個月,我們一家離開了當地其中的一間華人教會。

其實,我們都不想離開這教會,因為 神有給予很深的感動與負擔在此教會有所服事,特別是對已經離開神的家多年的外子,深深覺得在這教會中終於得著了從 神來的安慰。身為姐妹的我,實在看到重回神的家的外子,對這教會的付出,和對此牧者的敬重,與弟兄姐妹的互動,完全出於真誠珍惜的心。我們一家都為音樂敬拜的服事者,也因此很渴慕能與弟兄姐妹能在主裡面一起過著敬拜的生活。但是,因為在一些服事中的分享,引起了弟兄姐妹與牧者之間的口舌傳言誤會,因爲牧者從弟兄姐妹傳聞,外子和我沒有在神的愛中來鼓勵造就弟兄姐妹,甚至誤信認為我們在私底下散播紛爭,為了以防教會的分裂,這所教會的牧者在某天的主日聚會中,公開請我們離開,請我們要自省離開教會並且能改過自新。甚至有聚會組長在小組中分享,在禱告中他們感覺我們是教會裡的酵,師母也在小組聚會中提出我們已經被撒旦擄去。而小組長也直接給予我負面的言語並且勸誡我如果如此這樣的生命,那麼我的私人工作室必也會越來越稀落,一個個離開。

當然,牧者和小組長並沒有給予我們一絲機會和他或其他弟兄姐妹溝通澄清所有的傳言。

於是,我們帶著兩個在此教會受洗的孩子們,一家默然離開。

過去的三年又六個月中,曾經有一起聚會或甚至一起禱告讀經分享的姐妹們,一一離開。還記得,有位姐妹曾勸說,要我們饒恕牧師,如果我們無法饒恕牧師,那麼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也有姐妹說,離開就離開了,無須四處申冤,如果真是有心想要服事神,那就去別的地方服事。

原本在信仰上就跌跌晃晃的外子,經過多次嚴重地在心靈裡受傷,從此遠離了神,漸漸地生氣 神在此事的不公義。感謝神,蒙神的憐憫,在這樣風暴中,神仍眷顧保守我和兩個孩子,在風暴中持守抓緊神的話,幾個月後也在居家附近的一個教會恢復聚會。雖然我因為承受不住從外面輿論的攻擊和沮喪的外子所給予的情緒壓力,有一段時間因此活在了憂鬱症的黑暗中。如今,我能走出憂傷的幽谷,也感謝 神的醫治!

離開這教會,這麼多年來,我仍為此事常常禁食禱告。因為,我實在不明白為何這樣的事情會突然發生在我們身上?在神的面前,時時懇求神光照我裡面的光景,省察自己內心生命,如果我得罪了神,得罪了人,求神赦免我。我更天天呼求神,能施恩憐憫外子,讓他再願意接受從神來的安慰,重新與神和好,歸回神的面前。

這,真的不是一個有主見證的過程。但很可惜,這,也是當今教會見證中的一個。

一家如同在貧瘠枯乾之地,幾乎沒有與弟兄姐妹有在主裡的肢體生活。在這很小的城市裡,雖然我和兩個孩子們在美國教會裡聚會,但是並沒有找到真正的屬靈同伴,更沒有可以在生活中坦誠交通或彼此扶持的弟兄姐妹。外子的屬靈生活如同在沙漠中,乾裂幾乎快死。

而我,每天仍仰望等候 神替我們在此事上申冤!但,更深切地祈求 神,拯救挽回外子沈淪剛硬的心,也若神憐憫允許,求神能帶領我們離開如曠野也如異域之地。